丹莫图书馆

“红山鸣禽”安萨斯·瓦伦莛的丹莫图书馆,优质内容库。致力于研究、转录、翻译、校对出现于《上古卷轴》系列中的书籍,撰写与奥比斯世界设定及背景知识相关的文章,始于2009年。哀伤之城的安萨斯馆长在此欢迎各方博学者莅临交流、斧正。

温馨提示:看完别忘点击红心和蓝手哦!
Agea haelia ne jorane emero laloria!

骨头,第一部

葛拉兹若有所思地望入手中费林酒,说:“依我看,所有伟大的想法都是偶发的。例如,要不是刚好从马背跌下来,永远都不会成为帝国最重要的炼金师。”

这是在“国王火腿”的某个周三深夜,老主顾总是特别喜欢争辩哲学问题。

“我不同意,”休麦拉坚定有礼地回答。“伟大的想法和发明,经常是长时间勤奋与辛苦工作才缓慢形成的。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上个月说的那位小姑娘,那个我保证是真人真事的故事,她确实是跟北角城几乎每个男人都睡过之后,才认出她的唯一真爱。”

“我说,你们这两个想法都不对,”霍格德把他那杯葛福白兰地加得更满。“伟大的发明来自非凡的需要。难道你们忘了不久前我说过厄斯力·翁和骨模的故事吗?”

“你这理论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的例子全是虚构的。”休马拉嗤之以鼻。

“我还真的对厄斯力·翁和骨模的故事没什么印象,”葛拉兹皱起眉头。“你确定你说过?”

“嗯,它发生在许多许多许多年前。那时瓦丹费尔还是一块美丽的绿地,那时丹莫还叫凯莫,而锻莫族跟诺德人依然和平相处,还没互相残杀。”霍格德放松地坐着,开始为他的主题暖身。“那时太阳和许多月亮还同时挂在天上——”

“上主、神母和巫师!”休马拉发起牢骚。“如果我必须被迫再听一次你的荒谬故事,拜托你省下那些修饰,开门见山地说吧。”

故事发生在瓦丹费尔(霍格德以令人钦佩的自制力没理会休马拉的打岔),一个你们没听过的王朝。厄斯力·翁是国王的朝臣之一,是个非常、非常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因为他对王室的拥戴,国王觉得有必要赏赐他城堡和土地,但又不想跟他成为邻居,所以赐给他的封地远离文明,就在即使是如今也还不是很文明的瓦丹费尔。厄斯力·翁建造了高墙环绕的堡垒,带着他那些不快乐的奴隶住了下来,开始享受或许有些严酷但很平静的生活。

他的堡垒是否坚固,很快就面临了考验。一群诺德食人族早已久居山谷,他们通常是以自己人为食,但偶尔也会去劫掠他们称为“黑肉”的丹莫人来一饱口福。

休马拉激赏地大笑。“说得好!这些我都忘记了。现在真的很难得听到这些残暴的诺德食人族故事。”

正如我所说,这显然是很久以前的事(霍格德继续,略微义愤填膺地瞪了他的某位听众一眼),现在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吃人的诺德族开始攻击在田里工作的奴隶,他们逐渐地越来越大胆,最后甚至包围了堡垒。你不难想象他们看起来有多么可怕:一群眼神狂野的男女,露出用来撕肉、如匕首般的锋利牙齿,他们挥舞着巨大的木棒,身上除了受害者的皮别无他物。

厄斯力·翁本来以为只要不理他们,他们就会离开。

不幸的是,诺德人反而先在流入堡垒的溪中下毒。在事情被揭发前,所有家畜和大多数的奴隶已经迅速死亡。他们没有任何支援,就算是奉国王之命来探视这位讨厌诸侯的特使也要几个月之后才会到。次近的水源在山的另一边,于是厄斯力·翁派出三个带着空壶的奴隶,要他们去取些水回来。他们刚出堡垒没走多远,就被乱棒打死、生吞入腹了。他又派出第二批人,让他们带着木棍自卫,他们确实多走了几步,但还是以寡敌众,被打死,然后吞下肚。显然,他们需要更有力的个人防备措施。厄斯力·翁因此去找他的护甲师,他是少数有特殊天分和职责的奴隶之一。

“取水的奴隶必须有盔甲,”他说。“收集你能找到的所有钢和铁,那些绞链、刀子、戒指、杯子,只要不能用于巩固城墙,就把它们熔掉,做出最坚固而且最好的盔甲,你的时间不多。”

这个名叫葛奇仕的护甲师已经很习惯厄斯力·翁的要求,知道主人对质量、数量和速度的要求是绝对不容妥协的。他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三十个小时——请记住,他是在火炉及铁砧旁边赶工,而且没有水得以解渴——最后,他做好了六套综合金属的盔甲。

六名被选中的奴隶穿上盔甲,奉派去取水。起初,任务还算顺利。诺德人用木棒攻击穿着盔甲的奴隶,但他们挡开打击继续前进。然而,奴隶们逐渐被密集的攻击弄得不知方向,最后一个个跌倒,盔甲被剥除,他们也被吃掉了。

“你做的盔甲太重了,奴隶跑不快。”厄斯力·翁对葛奇仕说。“我要你收集所有被毒死家畜的尸体,剥掉牠们的皮,给我最多最好的皮革盔甲,越快越好。”

葛奇仕听令而行,虽然腐臭的尸体让这任务显得无比可怕。就我所知处理皮革需要好些时间,但葛奇仕勤奋地工作半天就做好十二套皮革盔甲。

十二名被选中的奴隶穿上盔甲,奉派去取水。起初,他们的进度明显比前一批探险队更好。虽有两人才出门就被打倒,但其他人比敌方技高一筹,躲过一些木棒的攻击。几个人顺利抵达水边,三个人装了水,其中一个几乎回到堡垒的大门。然而,他最后还是倒下,被吃掉了。诺德人的胃口实在惊人。

“我们快没有奴隶了。”厄斯力·翁深思熟虑之后对葛奇仕说,“我们需要的是比皮革坚固但比金属轻巧的盔甲。”

护甲师早就思考过这件事,也多方考量各种可用的现成材料。他想过石头或木材,但那会削弱堡垒的防卫。次多的素材是还有皮肤的死尸,成堆成块的肌肉、脂肪、血和骨头。他又毫不懈怠地苦干了六个小时,做出十八套骨模,这是前所未见的创举。厄斯力·翁起先对于成品的外观和气味充满怀疑,但他实在太渴了,若得再牺牲十八个奴隶也在所不惜。

葛奇仕用发抖的声音请求:“可否在派他们出去面对诺德人之前,先让他们穿着盔甲在院子里练习怎么行动?”

厄斯力·翁冷冷地答应了。奴隶穿着骨模在堡垒的院子活动了几个小时,逐渐习惯关节的灵活限度、僵硬的背板,以及盔甲压在肩膀和髋部的重量。他们也发现把脚步稍微外八较能保持平衡,学会怎样迅速转身而不跌倒,以及如何在快跑时煞住脚步。他们奉派走出堡垒时,已能灵活操作中等重量的盔甲。

十七个奴隶被杀死吃掉,但有一个成功带着水回来。

“这故事太荒谬了,”休马拉说。“即使如此,我的论点依然成立。就算只是虚构人物,这位护甲师也跟所有伟大的发明家一样,是因为勤奋不懈的工作才创造出骨模。”

“我认为偶发的成分也很大,”葛拉兹皱着眉头。“不过这故事太可怕了,真希望你没说。”

霍格德咧着嘴笑。“更恐怖的你还没听到呢。”




塔唯·卓米欧 著

评论
热度(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丹莫图书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