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莫图书馆

“红山鸣禽”安萨斯·瓦伦莛的丹莫图书馆,优质内容库。致力于研究、转录、翻译、校对出现于《上古卷轴》系列中的书籍,撰写与奥比斯世界设定及背景知识相关的文章,始于2009年。哀伤之城的安萨斯馆长在此欢迎各方博学者莅临交流、斧正。

温馨提示:看完别忘点击红心和蓝手哦!
Agea haelia ne jorane emero laloria!

《战神之书》节选

[图片]

阿瓦利安的卷轴

(The Scroll of Avalian)


摘自《战神之书》3:24——阿瓦利安的战斗

火山爆发了,发出雷鸣般的隆隆声。地面嘎嘎作响,空中充满了烟尘。但这并没有动摇阿瓦利安的意志。他凝视着他的敌人——一个暴怒的岩浆与岩石之神。崔尼马克的圣子阿瓦利安拔出剑,向山冲去。尽管奔涌的熔岩覆盖了小径,但他穿越山间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高温无法灼伤他的脚。他跃上山巅,像风一样快,将剑刺入了那畜生的心脏。


瓦亚的卷轴

(The Scroll of Vaia)


摘自《战神之书》4:18——瓦亚的勇气

战锤落下之时,瓦......

通向沉睡净土的道路

[图片]

博学士们听说了一些英雄的故事,他们声称曾到过沉睡净土并返回,但真相如何尚不确定。最伟大的战士在他们死后会大步迈走向沉睡净土,可如果是活着的人去到那里并返回呢?这种情形还未被演示过。

然而博学士们知道这一点:沉睡净土是存在的。是神应许的,是我们相信的。沉睡净土位于光界的中心,等待着死去战士的灵魂。在战斗中证明过自己的诺德人死后会在那个国度苏醒。伤痛和疾病会消失在勇武大殿里。狂欢永无止境,蜜酒自由流淌,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诺德人在力量和技艺的考验中竞争着。

被困在这个世界的灵魂知道苦难、空虚和无尽的折磨,对失败的战争、沉沦的王国和无法克服的生存难题念念不忘。在沉睡净土可不是这样了!即......

拉涅维德(卷二)

于是,伊恩达罗斯国王的挚爱、“橡树”塞尔米拉的表亲,“煤眼漫游者”拉涅芙(Ranev)来到霍希文之石,向昔日的英雄们致敬。就是在这里,她发现了那灰色石柱。

巨石在大地和水面投下长长的影子,那影子也笼罩着拉涅芙,让她相形见绌。拉涅芙对立石的大小印象深刻,因为她自己就以高大强壮著称。拉涅芙吃惊地看到一种文字被刻在石头上,那是由未知的无形之手以极其精确的方式敲击而出的石碑。石碑用以下的言语告诫她: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读了这些话,拉涅芙胸中充满了坚毅。她......

阿尔科什之傲

阿尔科什把线织得紧紧的,织成一幅无尽时间的挂毯。他看到一个障碍,皱起了眉头。他用一只爪子刺穿了织物,抓住了线头,将其拉到下面。丝线的脉络重新对齐。

我歌唱那挂毯,歌唱那无穷故事的细丝。骄傲之家(Pridehome)的祭司们和我一起歌唱,直到我们的声音变得和谐。但是那些进入阿尔科什之傲(Pride of Alkosh)的人将成为龙王的爪子,为了抓住并拉动那些悬垂的线。

他们像幼崽一样来到我们身边,出生在黑暗的月蚀之下。他们是被遗忘的鬃毛们,注定永远无法支配。我们给他们目标和指引。我们唱着阿尔科什的话语,好让他的智慧像沙漏之底一般聚集在他们的心中。这些秘密的捍卫者将加入阿尔科什之傲。

当阿尔......

灰色走道

噢,群星,歌唱吧,歌唱那存在于所有人心中的荣耀。在霍希文之石与萨赫迪早已熄灭的火葬柴堆下,让他们的劳苦找到目标与荣耀。朝圣者啊,要知晓群星的美德,因为所有伟大事迹都需要祝福。让群星指引正义之士穿越灰色走道(the Gray Passage),穿越上克拉格伦(Upper Craglorn)的洞穴,找到祈祷的标记和祂们的命令。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勇气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面对逆境要坚定而勇敢。如果必须经受......

软泥寓言

以下是威木的木精灵们讲给小孩子的故事。


太初,世间无物,无可定形。大地无常,树木也未曾硬化为树皮与可用之材。至于精灵自身,亦在不同形态间变换。此种无形混沌叫作“软泥(Ooze)”。

而叶菲尔取走软泥,将其精心整理。首先,她诉说了绿野,囊括森林与其中一切草木。她赋予绿野塑形自身的能力,这是她的第一个故事。

精灵是叶菲尔的第二个故事。通过她吟诵的故事,木精灵获得了今日之形态。叶菲尔赋予他们讲故事的力量,但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塑造绿野或自身。由此,转变与毁坏森林成了禁忌。

作为交换,叶菲尔将木精灵托付绿野,这样他们就可以请求绿野为他们提供庇护和安全的通路。只要木精灵尊重绿野,绿野......

尼科提克异教

[图片]

高阶戍序使,

谁能说得清,是什么驱使我们中的一些有福之人放弃信仰,转而皈依异教的神呢?我认为,贪婪、愤怒、嫉妒以及对更好事物的追求都是激励因素。我可以接受一些真正的信徒,尽管他们可能被误导了。但我怀疑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骗的傻瓜,只会追逐摆在他们面前的承诺。例如,最近在石树城活跃的尼科提克异教(Nycotic cult),就是群十足的蠢货,愚蠢至极!

很明显,他们的组织架构中没人能真正阅读或理解魔族字符。相反,他们的一个创始成员发现了一份古老的卷轴或是禁忌文本,拙劣地将一个魔族语单词变成了泰姆瑞尔语。要不然你要如何解释他们拿着没有任何意义的魔族字母,认定他们效忠的魔神是......

无尽卷轴

古老的夏暮民间故事,原作者不详

由文物管理员格伦迪尔转录


夏日里的一天,一个精灵从一家古色古香的小店里买了一个很旧的卷轴。她坐下来给她的兄弟写信,急切地想用用她新买的东西。但当她开始写作时,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好像自己会动似的,开始编起了故事。

那是奇妙而迷人的。当她写的时候,她可以看到故事在她的脑海中展开,感觉仿佛是在这些文字中体验着冒险。而卷轴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永远在延展,但永远不会变薄。

于是她不停地写啊,写啊。

几天后,她的兄弟发现了她的尸体。她躺在那里,手指上沾着墨水,嘴角上扬,露出微笑。她写的故事全无意义,信也很奇怪,难以理解。......


月猫与他们的舞蹈

一个无毛学者从他的沙漠来到我们的沙漠,说:“我想知道关于卡吉提的真相。”

族母说:“只想知道这一个?你不算很好奇,无毛的学者。”

无毛学者透过鼻梁上的小窗望着族母,说:“我想知道你们的不同类型。你们出生时的月相决定了你的身体形态,这是真的吗?”

族母说:“没错,无毛学者。我出生的时候,乔德(Jode)渐盈,而乔恩(Jone)是新月,所以我是个奥姆斯-拉特(Omhes-raht)。我女儿出生的时候,乔德渐盈,而乔恩正值满月,所以她是个森切-拉特(Senche-raht)。因此,我们一点也不像。”

学者看了看这对母女,说:“在我看来,你们长得很像。”

族母说:“我听说那些瞳孔圆的人视力不...

单色画笔

古老的夏暮民间故事,作者不详

由文物管理员格伦迪尔转录


从前有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她的眼里闪耀着我们无法得见的世界,那世界是如此壮丽夺目,足以使美丽的夏暮也相形见绌。她试图描绘出这些充满活力的场景,但却发现用常见的色彩是远远不够的。她怎么才能让她的所见成真呢?

在这绝望的时刻,一个贫穷的商贩敲响了她的门。他是位衣衫褴褛的老人,除了脚边的那条猎犬外,再没有别的同伴。

“你能考虑买这支画笔吗?”穷商贩问。“从你的房子看,你是个艺术家。有了这些,你就能够真正地将生命赋予你的杰作。”

出于好奇,这位艺术家同意以低廉的价格购买这支画笔。它相当大,有一个白色的尖端和黑色的象牙柄。她被告知它...

一个弓箭手的档案

想要真正地掌握任何东西,你都必须把你知道的一切都抛在脑后。当我出发前往泰姆瑞尔各地寻找新技艺的时候,有些人已经称我为弓箭大师了。我知道这是作不得数的。我听过一些来自遥远国度的故事:有猎人可以一连几天坐着不动以追踪难以捕捉的猎物;有弓箭手同时射出两支或三支箭,仍然能命中目标。还有其他类似的故事,每个人都向我保证,那只是传说或是以讹传讹。但每个传说都是有其源头的。

木精灵是有名的弓箭手,所以我先去了威木。进入森林中心的旅程漫长,充满了我从未经历过的危险。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寻找老师,用我能找到的弓箭挑战每一个精灵。最后,我遇到了一名“贾克斯普尔(Jaqspur)”,一位精准无误的远程弓箭手。他一句......

一件与死亡相关的事

只要我们有意愿、有技巧去倾听,我们就会听到死者有很多话要说。我的研究就增加了我在亡灵术与死亡魔法方面的知识。为什么我对死者如此着迷?我相信这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那时,我会看着那些在围栏中生病的、奄奄一息的奴隶,惊叹于他们所受的苦难。

记得有一个特别的奴隶,是一个名叫阿比拉的卡吉提。当时我还年少,而阿比拉已经很老了。他对德雷斯家族的孩子们很不错,充当着我们中最年幼孩子的老师和监护人。我就曾是他的学生之一。他总是有故事可讲,总有糖果可送。我发现他很……有意思。就一个奴隶而言。

有一天,阿比拉没有现身来教导我们,也没有来照看我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我不记起名字的亚龙人。当我问起那个卡吉提时,亚龙人......

光晶裂片

不少初学者发现与位面相关的研究难有所成。我的同行,埃林希尔的弗拉斯托斯(Phrastus of Elinhir)会以其自以为是的长篇大论疏远读者。我则与他不同,我发现以一个客观的、具体的例子作为开场白是最好的。而关于光晶裂片的研究足以自然地引出“位面”这一更为宽泛的主题。

你一定见过流星吧?当光界——也就是灵魂位面与魔法之源——的一块碎片被移出并坠入奈恩,这种现象就会发生。在这样的事件之后,可能会发掘出两种类型的材料,陨铁(meteoric iron)和玻璃(glass)。二者都蕴藏非凡的魔法潜能。在本文中,我关注的是稀有的陨星玻璃,内容涵盖它在历史中的不同用途和各种表现......

一份关于构造体的研究

[图片]

作为一个被困在非自然世界里的博物学家,寻找自己的位置可能是徒劳的,这使得我进入了一个危险的研究领域。当我告诉你它的“危险”时,请相信我,因为我过去的观察已经把我带到过相当危险的地方。我研究过格拉特森林(Grahtwood)那潜伏于绿色深处可怕的森切虎(senche-tiger)。我曾沿着那致命巨兽的足迹穿越幽暗泥沼(Murkmire)的毒潭。我还研究过东陲(Eastmarch)山脉冰雾中徘徊的恐怖的霜巨魔。所以相信我,发条城的构造体(fabricant)是我所观察过的最危险的生物。

构造体在发条城的生物群落中是独一无二的,我每天都要感谢奥瑞-艾尔,因为它们无法将邪恶传播到整个泰姆......

远墓的愚者

[图片]

【这是一首关于隐士(the Anchorite)的歌,受奇想夫人之托,由吟游诗人泰拉希·米雷尔创作。此作本应是滑稽的,且是对隐士的贬低,但这位吟游诗人尽了她最大的努力来遵从奇想夫人的指令,同时也向那位街巷里的宠儿致敬。】


没有人真正了解她,

连她自己也不明了。

她是棚屋间的隐士,

在这传送门与位面贸易之地。


凡人伸出空空的手掌,

她不假思索将其填满。

在一座建立于商业之上的城,

她毫不在乎盈与亏。


她就是那戴面具的女人,

没有答案的谜题,

过着隐居的生活。

这远墓的愚者感受着你的痛......

月与潮的关系

任何一个真正的卡吉提都知道贾-卡'杰(ja-Kha'jay)划过天空的优雅华尔兹,但很少有人知道奈尼(Nirni)也加入了舞蹈。虽然她已经扎根在洛克哈吉(Lorkhaj)为她准备的孕育孩子的地方,但她仍然和她的兄弟姐妹一起摇摆着,在夜里跳舞。

“但是,茨拉达玛,”你们会说,“鄙人从来没见过奈尼与双月一起摇摆。”

你很可能见过,但你不明白你看到了什么。就好像当你随着欢快的曲调摇尾巴的时候,你皮毛上的跳蚤看不出你在跳舞一样,我们也很难看出奈尼是如何移动的。当你下次看到乔恩和乔德升起的时候,你的眼睛要一直盯着大海,你会发现奈尼热切的海浪沿着它们的路径离海岸越滚越远。这表明奈尼随着月亮的曲子摇摆呢......

失落的法莱里亚堡

[图片]

传说在塞瑞迪尔早期,在艾丽西亚教团兴起之后,有三位领主组成了科瓦奇王国的摄政委员会。当时的国王以及其中两位领主的名字已湮没于历史。然而,法莱里亚领主的名字却在夜里被人轻声谈起,作为一个警示性的故事,它被用来提醒人们,为了保护所爱的人,人们会走得多远。

法莱里亚领主年轻时,秘密地爱上了一位精通黑魔法和死灵术的精灵学者,这让他的家族蒙羞。虽然奈纳拉塔(Nenalata)的亚历德精灵宣誓效忠帝国,但在上流社会,他们还是不受欢迎的。二人在一起研究失落的秘密,希望找到永远在一起的方法。他们秘密地结合,享受了短短几年的幸福生活。而最后,一项帝国法令终结了他们的幸福。

为了让他的妻子不受清洗......

消失的交流

在希斯特之前,什么都不存在。希斯特意味着一切,提供了一切。

贾拉莱特(Jaraleet)知道这一点,每个亚龙人自孵化的那一刻便本能地知道这一点。那么,为什么希斯特不和他们说话了?古老的故事里不是说希斯特会与它的人民交谈吗?

日复一日,贾拉莱特焚烧祭物,进行献祭。他吟诵,他祈祷。他吃得很少,把精力全然集中在恢复希斯特与其人民之间的古老连接上。

一天早上,他的妻子坚持要他好好吃一顿:“无论你多么希望,你也没法靠希斯特本身吃饱。”她温柔地责备道。

贾拉莱特眨了眨眼,她的话让他茅塞顿开。“希斯特树液!”他大喊,深情地将额头贴在妻子的额头上。

尽管没有炼金师,但贾拉莱特还是调制出一个又一个配方......

一个巨大的转变

我们不能害怕改变,不能逃避改变。我们深知这一点,而且必须永远深深地铭记于心。有时,改变源于外力:一个季节的过去,或是所爱之人的逝去。其他时候,这种改变源自于我们自身。一种摆脱旧身份,拥抱新身份的需要。

改变自己的方式当然有很多。有些人去遥远的地方旅行,接受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有些人则会选择练习某种新的技艺,木工变成了战士,裁缝变成了护蛋工。而还有一些人,他们觉得他们的生活需要更深刻的改变,因此需要希斯特的帮助。他们是那些选择转性的人。

这些人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要求他们经历这种改变。我不知道这是希斯特的意志,还是他们自己的意志。但我总是虚心倾听,张开双手,准备在这个转变的时刻帮助他们。我们一......

混沌创质:蔚蓝原浆

作为一名跨阈限神话神秘主义博士,我对灵魂/躯壳课题的关注由来已久,即,关于遭驱逐后的迪德拉的躯体重塑的课题,以及围绕着通常被称为“残余(vestige)”的实质的躯体形成的课题。自从我们被迫迁徙至冷港以来,承蒙我们的光辉女士庇佑,我有相当多的机会亲自观察这些过程。现在,我能够证实许多此前在梦达斯之上只能止步于猜测的假设。

世人早已了解摧毁一名迪德拉——或者用某些缺乏关于“阿努意图(Anuic animus)”方面常识的人的话来说,“恶灵”——的肉身无法将其真正杀死。被杀于梦达斯的迪德拉只会被“驱逐”回其起源的位面,其形态体,或者说“残余”将在那里凝聚出一副新的躯体,于是,这个迪德拉最终会再一......

典型形态实体的“死亡”

在我的开创性作品《混沌创质(Chaotic Creatia)》中,我描述了那些我们称为“迪德拉”的生物在凡人位面中呈现自己的方式。正是这种机制使得我们不可能真正杀死一个迪德拉,因为他们只会回到湮灭位面,然后,他们会将自己再一次投射到梦达斯。这意味着,在这些位面和我们自己的位面之间存在着(并且将永远存在着)纽带。

然而,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你在某个迪德拉所属的湮灭位面杀了这个迪德拉,那么,它真的被彻底消灭了吗?如果迪德拉在伊德拉存在的某个位面被杀了呢?我很有幸能就这个主题与一些迪德拉进行接触,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他们不会在这个话题上发表意见。

我所能收集到的信息,主要是通过观察他们对我提......

“紧束”与“握”

欢迎来到远墓(Fargrave),凡人同胞!如你所知,赫克索斯家族(House Hexos)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陌生而危险的国度。历经无数挫折和错误,我们对这个地方的规则有所了解。对你来说,被派到我们的远墓门店是个好机会,但也很危险。这本小册子旨在提高你回到泰姆瑞尔的几率——让你富有而完整地回去。

请注意:初到远墓的你可能不知所措。不管对人类还是精灵来说,这地方的一切都不对劲。天空是一种奇怪的颜色。那些你认为是邪恶化身的生物在街上游荡。而我们习以为常的法律和习俗在这里亦是不存在的。如果你违反了你根本不知道的规则,那么你的身体和灵魂都将面临可怕的危险。


“紧束(the Stricture......

现世活神

[图片]

纵观整个奈恩,没有任何其他宗教信仰可以宣称黑暗精灵所知的那种绝对的事实:他们的神统治着他们,并在他们中间行走,就像晨风的任何其他居民一样,是真实的、存在的。在哀伤城审判席圣殿的权力宝座上,审判席的现世之神守卫并劝导着他们的人民。必要时,他们惩罚罪恶与错误。他们也根据自己的需要,与我们当中最伟大和最渺小的人分享他们的恩赐。

这些活生生的神究竟是谁呢?他们是强大的黑暗精灵,通过超人的自制和美德,以及超自然的智慧和洞察力获得了神圣的地位。作为晨风的三位神王,他们是丹莫王国的神圣领袖。下面将介绍这三位神——领主、母亲和巫师。

维威克,战诗神与晨风之主,可能是三者中最受欢迎的。通常来说,......

怨恨岩瀑布的传说

[图片]

每个兽人都明白“怨恨”的概念。就像鲜血、战斗以及对沃什球(Vosh Ball)的热爱一样,这是兽人思想中根深蒂固的东西。但纵观整个沃罗斯嘉,要说“怨恨”对于什么地方有特殊意义的话,那就要数名为“怨恨岩瀑布”的地方了。

相传在乔姆格与托卡赫在一处不知名的高原顶端会面,解决关他们的冲突的时候,还没有瀑布从多石的峭壁上倾泻而下。当时,他们正争夺着珍贵埃查泰尔兽(echatere)交配所生的幼崽的所有权,而当他们争锋相对之时,怨恨持续了一天一夜。

次日早上,乔姆格的斧头与托卡赫的锤子相撞。金属的撞击声在山石中回荡,“把岩石震裂,释放出一股激流,流淌至今。”

至少传说是这样的。......


沉沦岩洞的传说

[图片]

很久以前,一个男人带着七个儿子和七个女儿住在绑卡莱(Bangkorai)。他们的家在树林边一个又深又扭曲的洞穴里。

周围的森林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生物:熊、狼、獾,还有鹿。虽然他的家庭很大,但他们从不知饥饿为何物,因为动物很多,且很容易捕捉。

“我们必须感恩海尔辛的赐福。”那人说。

于是,这个人向海尔辛祈祷,在他的家里建造了一座狩猎之神的神龛。他用动物脂肪和泥土混合而成的颜料在洞穴的岩壁上作画。他从孩子们杀死的鹿身上取下鹿角,做成祭坛,他的妻子则把兽皮编织成皮毯,铺在污浊的地上。

当神龛建成后,男子和他的家人点燃了牛脂蜡烛,烤了一头牛,一边诵经一边将牛血浇在祭坛上。

突然,他......

齿轮的定律

[图片]

以塞特尊主之名,此处皆是关于齿轮定律的文字,并以每一定律所教授课程的一种演绎加以注解。


* * *


就像由诸多嵌齿与链轮组成的发条装置一样,我们大多数人都有从未使用过的齿轮。这就是齿轮的第一定律,它告诉我们,我们能够做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得有人用曲柄转动飞轮才能使齿轮运动。这就是齿轮的第二定律,它告诉我们,没有艰苦的努力,什么事情也做不成。

如果工件粘在了一起,要避免磨损齿轮。这就是齿轮的第三定律,它教会我们思考并寻找其他途径,而不是盲目向前推进。

汗水和辛勤的工作使发明的齿轮转动。这就是齿轮的第四定律,它告诉我们苦工......

圣维罗斯的审判

许多非凡的治愈遗物都与朝圣者圣维罗斯有关。在这之中,或许最著名、最为人熟知的神器还要数“圣维洛斯的审判”了。这把强大的魔族战锤代表了维罗斯作为被驱逐者以及寻求灵性知识之人的守护者所代表的一切。

圣维罗斯的审判与其他圣物一起被存放在审判席神庙那些受保护的地下室中,在先知与潜修者的生活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自维罗斯升格为圣徒后,战锤就获得了传奇的力量。晨风的神王们守护着这些文物,让它们时刻具备保卫王国所需的力量。

圣维罗斯是勇敢的化身,那些追随他生活、听从他教导的人学会了勇敢并培养了冒险精神。他定义了善良与邪恶的魔族之间的区别,甚至与善良的魔君协定了最初的安排。这种分辨善恶的能力是这位现世圣人的......

饿猫诅咒

[图片]

沃库萨喜欢狩猎。当她追踪猎物时肾上腺素在她体内奔流。当她死死盯着那野兽时,她的心跳如雷。当她的箭射穿那生物的心脏时,她呼吸急促。

没有比这更令人满意的了。

那时的她是凡人,有着纯洁的心灵和清醒的意识。年轻。当那饥饿的猫向她提议时,她还太过年轻。当他伸出他的手,承诺她荣耀。承诺她力量。

而沃库萨愚蠢地跟随着他。敬他。拜他。

因此她被诅咒了。

她成了猎物。受惊的猎物。总是在跑,总是在躲。海尔辛没有把沃库萨变成他的狼,哦不。他把她变成了一只野兔。一场无休止狩猎中的永恒的野兔。

但现在她已经登到了高处。这个人将不再因恐惧而畏缩。她已然建立了一个比以往更大、更强的兽群。一支军队站......

远墓的旅者指南

[图片]

祝你好运,凡人!你的命运转好了,因为你来到了光荣的远墓城(Fargrave)。无论你是通过自己设计的门户进入我们繁荣的城市,还是穿过我们永久的传送门而来,好运都会随着你穿越位面到达我们美丽的城市。


传送门广场(Plaza of Portals)


取决于你如何找到我们的“天体之轿”,你可能对传送门广场很熟悉。这个地方容纳了我们王国的一些永久入口,包括那些通往死地(Deadlands)两个不同区域的入口。此外,有权创建通往其他存在层面的临时入口的团体通常会在旅行前聚集于此。作为往返法远墓的较为安全的路线之一,许多凡人会在广场上休息,因为它提醒着他们远......

远墓的轿夫

[图片]

我在远墓(Fargrave)住的时间比在奈恩住的时间长,但这地方依然让我着迷!我坐在这里,坐在“轿夫之息(the Bearer's Rest)”,我的书写用具摊在我的面前,桌上还醒着杯飘香四溢的美妙的梦幻葡萄酒。还有什么更好的地方来让我记录下关于赋予这个地方名字的实体——“远墓的轿夫”——的发现呢?

任何来远墓的旅行者或是常驻民都知道我在说什么。抬头一看,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注意到那些巨大的骨架,它们在远墓的中心区周围形成了一种保护性的边界。请注意,这些并不是有生命的骨架。长久以来——具体来说,相当于一个魔人一辈子的时间——还没有人见过这些巨大的类人骨骼移动哪怕是一点点。而各种骨骼构......

© 丹莫图书馆 / Powered by LOFTER